PINEAL.ME   Archives  About

22

给我两杯冰冻的鲜啤吧,我就会是个满脸胡渣的诗人。

做一个市井小民吧,坐在皇城脚下,干爽的微风傍晚。

一起来撸个串吧,Windows 98 的年代转眼已经 Windows 8。

忘了吹着江风的童年吧,那里没有属于你的玩具。

想念大不列颠了吧,夏日的夜晚虽然短暂可星空却是那么性感。

告别你的青春吧,二十二年的电影也不算太长。

爱着那个姑娘吧,故宫的护城河边的初升的太阳,哦,再来一碗炸酱面。

还有你的梦想吧,是什么还能让你远走高飞头也不回。

一起去炸了国家工商总局吧,还有那个颐指气使的方形脸庞画着细眉毛瞪着大眼睛翘着薄嘴唇的像教导主任一样的中国女人。

你累了吧,你离开吧,做一个良心未泯的,入世的人吧。

我怀念的,是双熊猫皱纹卫生纸。皱巴巴的还可以是一张五元纸钞,塞进自动售货机,能吐出两听可口可乐,可口可乐包装的那个红色,我一直很想知道它的颜色代码。

就是这个神奇的感觉。一切都是潮的:地是潮的,空气是潮的,书页是潮的,黄油饼干是潮的,换下的衬衫是潮的,就连耳机线和音乐都不如落地签那么清澈透亮。

所有看的看不见的都黏糊糊的纠缠在了一起。现在,我最想要的是一听雪碧,喷薄而出的气泡,大口畅饮时喉结的蠕动,以及金属变形和打嗝的快感。

吃下了同样来自利物浦的帅哥给的糖。波音777上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包装上可辨的只有discount40%, 怀疑糖上粘着纸,吃完后满嘴茴香的味道。

仿佛如同一场梦,我们如此短暂地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