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EAL.ME   Archives  About

海底捞

昨晚梦到了自己从纽约秋日的街头穿越回1993年的冰岛,
只是通过一本神秘的皮革封面的似乎无尽的书。
在天然冰镇伏特加的陪伴下享受如舞池灯般的极光。
我觉得变换的速度有点应接不暇,于是来到奥斯陆的一艘潜艇中。
忽的进入了战地模式。可是炮弹又怎能在海底炸出土来。
最后竟然在写字楼里签收你寄过来的的大件快递,这么多年。
我把挂在墙上的地图pin上自己的足迹,
醒来后我惊异的发现自己对北欧的地理分布怎么能如此熟悉。
至于是否忘记了从包裹里取出东西,是不是根本不重要,
也许因为我的手一直枕在你的脖子下。
这样的梦,也应该就是为何荒芜的 Greenland 听起来生意盎然,
而可爱的 Iceland 却让人望而却步的缘由。
想想连名字都这么童话的地方,冰岛。
难怪有人一定要跟自己爱的人一起去共同度过。
凛冬将至,群鸦争渡。对了,那本让我穿越的书应该是博尔赫斯写的书里的书,
即使手感跟我爱罗不太一样,这场景也改切换到神秘而荒诞的南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