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少年常戚戚__

我为什么要离开
你为什么不留下
就像是络腮胡的最北端
若隐若现

我费尽全力为你练习
却被你嘲笑不够有趣
愤愤不平
毕竟全中国也不会有几个
广场舞十级

想跟无耻的自己打一场群架
可惜敌军太过怯懦
友军狐假虎威
司令害怕三个地雷
还有一对炸弹

九十年代的汽车都有个喇叭
喇叭会响
倒车请注意
倒车请注意

为什么这锅肉散发着资本主义的
腐朽气息

我用僵尸丹炖的


__海底捞__

昨晚梦到了自己从纽约秋日的街头穿越回1993年的冰岛,
只是通过一本神秘的皮革封面的似乎无尽的书。
在天然冰镇伏特加的陪伴下享受如舞池灯般的极光。
我觉得变换的速度有点应接不暇,于是来到奥斯陆的一艘潜艇中。
忽的进入了战地模式。可是炮弹又怎能在海底炸出土来。
最后竟然在写字楼里签收你寄过来的的大件快递,这么多年。
我把挂在墙上的地图pin上自己的足迹,
醒来后我惊异的发现自己对北欧的地理分布怎么能如此熟悉。
至于是否忘记了从包裹里取出东西,是不是根本不重要,
也许因为我的手一直枕在你的脖子下。
这样的梦,也应该就是为何荒芜的 Greenland 听起来生意盎然,
而可爱的 Iceland 却让人望而却步的缘由。
想想连名字都这么童话的地方,冰岛。
难怪有人一定要跟自己爱的人一起去共同度过。
凛冬将至,群鸦争渡。对了,那本让我穿越的书应该是博尔赫斯写的书里的书,
即使手感跟我爱罗不太一样,这场景也改切换到神秘而荒诞的南美了吧。


__22__

给我两杯冰冻的鲜啤吧,我就会是个满脸胡渣的诗人。

做一个市井小民吧,坐在皇城脚下,干爽的微风傍晚。

一起来撸个串吧,Windows 98 的年代转眼已经 Windows 8。

忘了吹着江风的童年吧,那里没有属于你的玩具。

想念大不列颠了吧,夏日的夜晚虽然短暂可星空却是那么性感。

告别你的青春吧,二十二年的电影也不算太长。

爱着那个姑娘吧,故宫的护城河边的初升的太阳,哦,再来一碗炸酱面。

还有你的梦想吧,是什么还能让你远走高飞头也不回。

一起去炸了国家工商总局吧,还有那个颐指气使的方形脸庞画着细眉毛瞪着大眼睛翘着薄嘴唇的像教导主任一样的中国女人。

你累了吧,你离开吧,做一个良心未泯的,入世的人吧。

我怀念的,是双熊猫皱纹卫生纸。皱巴巴的还可以是一张五元纸钞,塞进自动售货机,能吐出两听可口可乐,可口可乐包装的那个红色,我一直很想知道它的颜色代码。

就是这个神奇的感觉。一切都是潮的:地是潮的,空气是潮的,书页是潮的,黄油饼干是潮的,换下的衬衫是潮的,就连耳机线和音乐都不如落地签那么清澈透亮。

所有看的看不见的都黏糊糊的纠缠在了一起。现在,我最想要的是一听雪碧,喷薄而出的气泡,大口畅饮时喉结的蠕动,以及金属变形和打嗝的快感。

吃下了同样来自利物浦的帅哥给的糖。波音777上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包装上可辨的只有discount40%, 怀疑糖上粘着纸,吃完后满嘴茴香的味道。

仿佛如同一场梦,我们如此短暂地相逢。


__送我一颗菠菜__

Let’s slip into dreams.——甜如菠菜。

蒸锅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相对于蒸汽机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或者毁灭,拥有同样原理的技术却能将味蕾一一摆平还能使享受热腾腾氤氲的每一个皮肤细胞的呼吸作用治理的服服帖帖。 英国人的智商绝不容易将这种天才的技术应用在生活中——他们的局限就在于仅仅贡献了瓦特——这种脑子瓦特的民族的奇怪食物怎么能跟三文鱼沙拉三明治和火腿肠起司面包相媲美。自然,一个烤箱就能解决的世界使得蒸锅的必要性无限趋近于零。英国人更不可能学会炒菜这种更加高级的技能——似乎只有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才有这个可能了——原因在于他们习惯了满嘴sorry和cheers跑出时速被前铁道部完爆的蒸汽式火车,所以怎么可能用炒的嘛。综上所述,黑暗料理界一定会败给中华小当家。我蹑手蹑脚的从锅中取出黄金开口暗戳戳笑:哦,菠菜,只要你蒸蒸切切爱我一遍。

皮尔洛这厮竟然说:“自轮子之后,人类历史最伟大的发明就是PlayStation”。他和内斯塔一起选巴萨当主队踢实况就跟阿莱格里逼他去尤文留大胡子一样不靠谱。巴塞罗那狂热症可是是有缘由的。除开拉玛西亚影剧院来说,For instance: 西班牙语的音乐是如此的动听,性感的大小舌颤音让人浑身鸡皮疙瘩止不住的颤抖。且不说C罗的最爱Ai Se Eu Te Pego!,你想,在国内公交车上功放爱情买卖的时候,在酒吧门口共舞江南Style的时候,在韩寒把万青听众打入深渊的时候,来一曲Siempre Me Quedará在iphone非主流简约播放器in:play上播放这种事能让逼格瞬间爆棚几倍——直接从绿色的菠菜叶爆到绛红色的菜根,剩余能量还能生出几根诱人的小须须。对了,我也爱田纳西恰恰。

至于菠菜,”菠这种字眼不是那种充满野性的丰满人类专用的么?”, 那一个神奇的铁罐中蕴含着来自伊朗高原的高能蔬菜—— 如果最近几周的情况用多巴胺含量来解释的话,一切是那么的通情达理又不失文艺清新范儿。我又对自己完美的借口再一次的感到满意。人总是在不断虚伪的过程中逐渐把平庸的筹码逐渐花光。你说”Time Flies, But You are the Piolet.” 怎知时光未死,你却已蹒跚老去。不禁思考,能认识到God Complex这种命题本身是否陷入了虚无主义的圈套。“It’s too hard to make good mistakes. ”一切总是矛盾的,你想把博文理得逻辑上无懈可击,就会失去意识流般的丝滑柔顺(你又不是德芙巧克力);你想要努力征服全世界,却发现连自己都无法击败(你又不是鸿星尔克);你对佳人钦慕不已,炙热如焰却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你又不是左小祖咒),你的冷漠却又能被称赞为人奉为圭臬的男人的成熟(你连自己都不是了)——等到菠菜都熟透,一起去看细水长流?也许一切都会是好的,一个三脚猫的工科生却有着蹩脚的文艺情怀——如果哪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也无需太过惊讶:我一定会在老乔的墓碑前摆个剪刀手合影留念。

送你一颗子弹,送我一颗菠菜。